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老师办公室里干老师
老师办公室里干老师

老师办公室里干老师

好不容易等到了放学,我在操场上等了十多分钟,直到确定几乎所有学生都回家后才快步走向秦思洁的办公室,我已经等不及看到她那淫荡的表情了。
  在办公室里我看到了坐在办公桌前的秦思洁,她穿着米色的短袖衬衫和紧身的牛仔裤。
  「你来了。」秦思洁抬起头看着我,脸上努力地做出一副不为所动的表情。
  「老师你以后还是别穿这么简朴的衣服了,多不合身啊。」我微微笑着。
  「我们就到此为止吧。」她的依旧难以掩饰声音里的颤抖,「我不会去报警,也不会和任何人说,这种胡闹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了。」「别这么说嘛,老师你明明就很享受啊。」我脸上挂着笑容,一步步向她走去。
  「不,你别过来。」秦思洁像是受惊了的小兔子一般刷的一下站了起来,一手扶住椅子,双脚却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,「都是你强……强迫我的。」「老师你是想说强奸吗?不过要是把这个录音放给别人听的话,我可觉得不会有人相信老师的说辞呢。」说着,我拿出了口袋中的微型录音机,按下了播放钮。
  「说!你喜欢被我干!」
  「不要——」
  「说!」
  「我……喜欢……被……你干……」
  「是吗?你求我吧!求我干你呀」
  「求你……干我……」
  「用什么干你?」
  「用你巨大的……」
  「什幺?」
  「阴茎……」
  「好的……一定会让你满意的……」
  「怎么?」
  「想要就自己来啊!」
  「啊——」
  「别这样折磨我了——」
  「自己来,你要让我满意!」
  然后就是秦思洁那淫荡的叫声……
  我对着她晃了晃手里的录音机,一步步向她走去,而她则是一步步向后退去,直到贴上了墙壁,退无可退。
  「不要再放了……」这短短得几个字好像就花去了秦思洁全身的力气。
  「既然老师这么说了。」
  我走到了秦思洁的面前关上了微型录音机,一把拉开了她挡在胸前的手臂,然后把录音机塞进了她衬衫的口袋里。
  「这个就送给老师你留作纪念吧。」
  我贴到了秦思洁的身体上,凑在她的耳边小声调戏着她,一只手顺势解开了衬衫胸前的纽扣,从开口处伸了进去,拨开了胸罩,开始把玩起了她拿圆润的乳房。
  另一只手则是向下探去,解开了她牛仔裤的搭扣。
  「不要……」被剥开了伪装的秦思洁把脸扭向了另外一边,双手试图将我推开。
  但是她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,反而让我产生了一种欲迎还拒的错觉。
  完全无视了她的反抗,我一把将她的裤子拉到了脚下,露出了她那淡粉色的蕾丝内裤。
  「哟,外面虽然简朴,不过里面穿得倒是很情趣嘛。」这略带情趣的内裤撩动了我的浴火,两只手更是卖力地动了起来。
  「不是的,没有这回事。」
 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,可是在上下夹击之下,三十岁的身体却不可避免的有了反映,她的乳头已经渐渐硬了起来,小穴里也开始分泌出了粘滑的液体。
  「老师,已经想要了吧?」
  「没……没有。」
  「我不会强迫你的,老师。不过要是你自己坚持不住的话可就怪不得我咯!」我掏出了自己的阴茎,把她的内裤拨到了一边,然后抓住了衬衫的领口将其拉扯到她的背后,挂在了小臂上。
  「坚持住啊,老师。」我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吹着气。
  秦思洁拚命向上挺起身体,粗大的龟头稍稍滑出蜜洞,但仍虎视耽耽地紧顶住蜜洞口,被挤开两边的阴唇已无法闭合。
  相信秦思洁从来没有被摆布成过这样猥亵的姿态,男女的性器羞耻地紧密接合在一起。即使我不主动进逼,一旦她自己支撑不住,全身的重量也会自动让我那凶恶的巨棒插入她的阴道。
  「无耻!下流!」秦思洁又气又急,拼命扭动身体想逃离眼前可怕的危境。
  我用两腿将秦思洁修长的秀腿大大撑开,右手紧紧箍住她纤细的腰肢,左手捏住那丰满成熟的乳峰,配合著小腹和大腿用力力挤压,将她死死地压制在怀里。
  秦思洁的身体渐渐向下滑落,娇嫩的两片蜜唇无奈地被挤开分向两边,粗大火烫的阴茎紧密地顶压进肉洞口,赤裸裸的嫩肉被迫接受著肉棒的接触摩擦,这已经和真正的性交只有毫厘的差距了。
  「喔……呜……啊……」秦思洁仍然努力的坚持着。
  我用左手搓揉那对娇挺的乳峰,用嘴巴和牙齿蹂躏她的双唇和舌头,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,阴道里流出了大量的淫水,顺着我的阴茎的表面流下。龟头的尖端在花唇内脉动,蜜唇已经屈辱地雌服于我那粗大的阴茎,正羞耻地紧含住光滑烫热的龟头。
  看着秦思洁那羞耻地快要哭出来的表情,我的心中泛起了一阵快意。突然我那只抱着她的右手松了一下,秦思洁的身体猛地向下一沉,我的阴茎无耻的向上迎去,一下子就没入了她的阴道,龟头直达子宫,顶住了花心。
  「啊……」面对突如其来的快感,秦思洁发出了闷绝的叫声。
  不给她喘息的时间,我立刻用上了全身的力气抽插起来,每一次都顶进子宫,每一次都是这么的疯狂。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
  秦思洁死死的用牙齿咬住下唇,经历地让自己不叫出声音。但是,这已经是她最后的抵抗了。
  下体的暴行仍在继续,秦思洁那成熟的身体早已背叛了她,快感不断地侵蚀着她的神经。她勉强绷紧的脸陶醉了起来,她的双手紧紧地揽住了我的背,一对玉足也缠上了我的腰间,此时的秦思洁就好像一只八抓鱼一般紧紧缠在了我的身上。
  我用双手托住她的屁股并且很不安分的揉捏着,就这样一边抱着她做爱一边走到了她的办公桌前。我们的下体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,秦思洁阴道里流出的蜜汁四下飞溅,空气中弥漫着淫糜的味道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  「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
  「啊……呃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!」
  「嗯……啊……呃……啊……」
  秦思洁终于不能再忍耐了,她发出了颤抖的声音,快感地呻吟着,忘情地吟叫了起来。
  我把她放在了办公桌上,她用双手支撑起自己,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仰去,反弯成弓形。
  我把头埋入了她那挺立着的乳峰之中,舔舐着她白皙的胸部,用牙齿轻咬她的乳头,用舌头在她的乳晕上打转。我的双手紧紧抱住她那迷人的身躯,抚摸着她光洁的背部,不时地也揉捏几下她的乳房,或是抚摸一下她的小腹。
  「喔……呜……啊……」办公室里回响着秦思洁甜美而又淫乱的声音。
  秦思洁仰起头看着我,眼里满是迷蒙,她的身体也配合着我扭动着。她的脸上露出性欲的表情,呻吟着,陶醉着。现在的秦思洁早已经不是那个冰冷恶毒的班主任老师了,而是一个被性欲包围着的,渴望着快感的女人罢了。
  我把嘴凑到了她的耳朵旁边:「舒服吗?」
  「没……啊……没有……」想必秦思洁连自己也想不到会有这种回答。
  「到现在了还不老实吗?」
  我突然放缓了抽插的力度,秦思洁的身体突然感到一阵空虚,脸上立刻显出了羞急的表情。
  「别……」
  「舒服吗?」我把速度放得更慢了。
  「嗯……」秦思洁的声音细不可闻。
  「问你舒服不舒服呢?」
  「舒服……」秦思洁的嘴里好不容易挤出了这两个字。
  我仍然没有加快速度,看着秦思洁那又羞又急的神情,我露出了恶意的笑容。
  「说,你被自己学生的大鸡巴肏得舒服死了。」「什……啊——!」没等她发出抗议,我的肉棒就狠狠地捅了下去。
  「说!」我又放慢了速度。
  「知……知道了……」
  「知道什么了?」这次我的动作甚至停了下来。
  「我被……自己学生的大鸡巴……肏得舒服死了……」「告诉我,你是不是一个淫荡的老师?」「我……我是……一个淫……淫荡的……老师……」我看着秦思洁,她满面羞红,眼睛已经湿润了,隐隐的闪着泪花。
  我轻吻着秦思洁的脸颊,用嘴舐去她眼角的泪珠。
  「说得好,马上就让你爽到不行。」
  我徐徐抽出胯下的肉棒,直到龟头快要退出洞口时,再慢慢的插了进去,嘴上手上却是毫不松懈在秦思洁的身上不停的恣意轻薄。
  只见秦思洁双目紧闭,樱唇微张,口中咿啊不断,玉体微微抖颤,分明已是欲念横生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秦思洁语调中蕴含着无尽的舒爽与满足。
  看见秦思洁的媚态,我再也忍不住了,立马又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急抽狂送。
  不消多时,在我这一轮的猛攻之下,秦思洁全身一阵急速的颤抖,双手死命的抓住我的双臂,分明就要到达顶点。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一把将热腾腾的肉棒给抽了出来,刹那间一股强烈的空虚感涌上秦思洁的心头,只急得她一阵心慌,脑中一片空白,不停的将那浑圆白嫩的雪臀往前摇摆顶动,半开着一双迷离的美目,对着我娇媚的叫着:「啊……快……不要……快……快……我要……我要……」甚至还伸出手来,想抓住我的阴茎,什么道德、贞操、羞耻,完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,只是一味的追求肉体的快感。
  看到秦思洁这副饥渴的模样,我强忍住心头的欲火,双手紧紧的抱住秦思洁的柳腰,一只热气腾腾的坚硬肉棒抵在秦思洁的阴唇之间不停的磨蹭。
  「别……快点……我要……啊……别逗我了……快……」我刚想要再调戏一下她,却突然听见外面的走廊上响起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。
  那声音就好像一盆凉水浇在我和秦思洁的头上,她的身体瞬间僵住了,而我的小弟也被吓得软了下去。
  秦思洁一把推开了我,慌忙地扣上了衬衫的扣子,然而她的内裤和牛仔裤却是掉在了墙边的地上。
  随着吱呀一声,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,走进来的是年级组长肖老师。
  「秦老师你还没下班呐。你小子,是不是又惹你班主任生气了?」肖老师往这边看了一眼,然后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,拿起了一个饭盒。看样子应该是把饭盒落在学校,又在回家的半道上想起来了。
  「没什么,就是批评一下他,我一会就走。」
  秦思洁看似一本正经地坐在椅子上,然而我却知道她的下半身此时却是光溜溜的一片,她的牛仔裤被我一脚踢到了办公桌底下,而她的内裤此时正在我的口袋里呢。而且在老肖进门的时候,我还急中生智打开了办公桌上的花露水洒在了一旁,用以掩盖周边淫靡的气味。
  不过被这么一搅合,我也不敢再在办公室里太过放肆了,于是也装模作样的跟秦思洁打了个招呼,便随着肖老师一块走出了教室。
  「你这小子啊,秦老师这些天身体不舒服,你就不能让她省省心吗?」在走到校门口的一路上,肖老师不停数落着我,而我也只好嗯嗯啊啊地应付过去。
  「是……是……知道了……好的,肖老师,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让秦老师不高兴了。」看着肖老师踩着自行车离去的背影,我不由地笑出了声来。
  「是了,我会让老师好好『开心开心』的。」


【完】